www.dallasfaux.com
Advertisement

荒岛家庭

当我醒来后,殷素素正乖巧的睡在我的身旁,一对丰满的,随着沉稳的呼吸,正微微地上下起伏着,我开心地大叫了出来,这个情况让我有很大的成就感,此时殷素素依然熟睡着,原本就很丰满动人的胴体经过我的性爱洗礼和灼热阳精的灌溉后此时变得更加的性感娇艳无比,细密的眉目间也多了一股疑缠的媚态。

我愈看她愈觉得她十分的美艳性感! 我的手忍不住地放到了殷素素的大腿上,慢慢地抚摸,用双手感受着的丰腴和诱人,纤细嫩滑的肌肤,入手触感十分良好,我知道我自己终于征服了这个。

"唔...... 主人你醒了啊? "殷素素这时候醒来,看到我躺在自己的身边,并且用手在抚摸自己的大腿。

"你可知道我是谁呀?" 我问着刚睡醒的妈妈。

你是尊贵的主人呀。 殷素素嘴角含着笑,柔顺的对着我如此说。 一双迷人灵慧的大眼中尽是服从柔顺的神色,接着她抬起了大腿跨坐在我身上,并主动的拉起了我的的双手,就往自己的及上放去,好方便让我的双手抚摸挖扣。

很好,以后我就叫你这个小素奴,素奴高兴吗? 帮妈妈取名的我开口询问着她的意见。

谢谢主人赐名给。 说完后,殷素素的双手主动的圈住了我的脖子,甜甜的送上了香吻。 两人的舌尖紧紧的缠吮在一起,并不停的又吸又吮又搅的不停的亲吻着。

这时素奴她挺起丰满的,紧紧的贴住我的胸膛不停的又揉又擦。 下身高耸的,则不停在我的粗大上,来回的磨着,鼻孔中嗯! 嗯! "的呻吟。 两人经过这一阵火辣的热吻后,才把嘴唇分开。

"呼!" 我喘了一口大气后,说着:"素奴! 你好真是好热情呀,这一吻,差一点就喘不过气来了! ”

"主人你不...... 不...... 喜欢人家这样吗 . . . . . . 素奴那全身又敏感的娇躯正被我的双手揉搓玩弄得浑身发软不已,藕臂连支撑着身体的力气都没有了,斜着撑在我胸口,曲线玲珑的香肩软软地压着我。

"怎么会不喜欢呢?" 我凑在素奴那白玉般的耳旁,用非常的口吻说:一想到昨晚你在我身上娇媚的样子,叫儿子我怎会不喜欢呢? 看我等会怎么把你在床上征服,叫你百依百顺、婉转承欢,让你明了有男人恩宠的女子的床上乐趣,是多么的舒服。 ”

嘴边淫笑,心下暗爽,我原本想妈妈对我已是百依百顺,却没想到妈妈不只是美若天仙而已,上床之后在床笫间竟是如此诱人和投入这样子的天生尤物可不能白白浪费呀。 说完话后,我要妈妈站在我的面前,我要好好的欣赏她美丽动人的身体。

殷素素全身雪白的娇躯,细嫩洁白,硕大而柔软的又挺又圆,小嘴上挂着媚笑,一脸神情无比骄傲的挺起胸膛站立着,并且随着她那略带娇喘的呼吸,微微的跃动着。 两粒粉红色如葡萄般大的,挺立在两圈殷红色的乳晕上,雪白的小腹,光滑的没有半点痕迹。

下身高耸的,乌黑浓密的自脐下三寸起一直延伸而下,盖住了素奴那的。 高翘浑圆的屁股,两条粉白修长的大腿,紧紧的夹着那高耸又肥隆的,中间一条细长的,隐约可见。 这样雪白,曲线玲珑的娇躯,刺激的我胯下的粗大又高高的挺举起来了。

素奴一看到我粗大的后,主动的跪在我的面前,微启檀口,顺从的把含进嘴里,很仔细的舔着,一边舔还一边说:我最喜欢主人的大了。 "我一听,吓了一跳,我并不讶异素奴的回答,却对她自然的动作感到惊讶。

也许这个隶会比我想象中还好色。 我当然不会轻易的放过素奴这个的惹火尤物。 素奴这时从我的胯下抬起头来,再把披散在脸上的头发撩起后,向我瞄了一眼,接着伸出舌头,在嘴唇上舔一下后,便主动的把我的粗大吞进嘴里,上下吸吮起来。

"啊...... 唔 . . . . . . 素奴感到我双眼的火热视线后,更一心一意的,原本深藏在体内的淫欲,被春药整个激发出来,素奴她一面吸吮着我的,一面温柔的用手搓揉着。

"啊...... 主人给人家喝好吗...... 口渴了 . . . . . . 想喝主人的大喷出来的 . . . . . . 浓浓的 . . . . . . 妈妈一边亲吻着我的大,一边请求着。

真是好色的奴隶啊,刚才的我不是已经给你喝够了吗? 我淫邪的问着妈妈。

那是刚才啊,现在口渴了,而且跟主人时,人家也才喝过一次,剩下的是人家的喝的啊,所以那一次是不能算数的。 妈妈的回答着我。

"哈哈! 你这个奸情迷心的小,想喝我就给你喝吧。 "我的双眼冒出了血丝,声音也兴奋得开始沙哑了。 素奴一听如蒙大赦,张开小嘴就将她眼前大给含进去,热情的吸吮含舔着。 过没多久我便因为素奴热情的吸吮产生了射精的冲动,不由得抱紧了素奴的头。

"嗯...... 唔......"火热的呼吸喷射在我的大腿根部,更增加我射精的欲望。

"不行啦! 要出来了......"浓稠滚烫的阳精喷到殷素素的喉咙深处里。

"唔...... 唔 . . . . . . 虽然被大量而火热的呛得怪难受,但殷素素仍然一滴不剩的全吞了下去。

"啊...... 主人喷出来的 . . . . . . 真香浓 . . . . . . 妈妈在我的巨大上吻一下后便站起来,扭动丰满的屁股,走到了我的面前。

"我们去洗澡吧。" 我这时一把将素奴抱起,带着她来到海滨温泉,浴池中已放满了热腾腾的温泉。

    “素奴,陪我泡泡溫泉吧,可以消除剛剛一天的疲勞喔。”兩人取來泉水將身子衝淨後,便慢慢走進池子裡。

    素奴走到了我的身旁坐下,讓我用右手摟著,左手也在她修長的大腿上不停游移著,嘴裡說著:“素奴的腿真是美,又長又直的,光是看著你的大腿就能讓我肉棒硬起來了。一對巨乳又大又挺,揉起來真爽。還有那高翹的屁股……”

    我先牽著媽媽的手來握住我的大肉棒來上下的套弄,接著用手輕揉著她的一對巨乳說:“素奴,等會要用這幫我洗澡喔!”

    “主人,人家不會這個呀。”媽媽不解的回答著我。

    “你放心,這是很簡單的喔,讓我來教你吧。”說完我就帶著殷素素出了浴池。接著在地上鋪了一條大毛巾,並且用雙手將殷素素的巨乳及小腹之間全塗滿了泡沫,接著我笑著躺在毛巾上,要素奴趴在我的身上,用巨乳來回的上下左右規律的斯磨著。素奴也是頭一次做,但聰明的她已聽懂該怎麼做,便開始用身體及巨乳來上下的按摩著我。

    “對!就是要這樣,接著抱著我的脖子,巨乳再貼緊一點、要大力的上下搓呀。”我像是教著小孩子一般的指揮著媽媽的動作。而身上所傳來的陣陣舒爽也讓我舒服的哈哈連笑,雙手也在媽媽的圓臀及酥背大肆的活動,逗的素奴咯咯浪笑不已了。

    “嗯……嗯……”隨著身體磨擦速度的加快,殷素素的小嘴也開始呻吟了起來。原來每當素奴用力往上搓揉時,一對巨乳就會與我的胸膛磨擦,而巨乳上的奶頭也就會受到刺激;而往下移動時,肉洞就會接觸到我的大肉棒而產生快感,於是素奴的活動速度才會如此加快。

    “哦……哦……”

    “怎樣?感覺不錯吧!”

    “嗯……哦……”素奴似乎已聽不到我在說些什麼,只是一直從喉嚨發出淫蕩的聲音。素奴用自己的巨乳一下一下的擠壓著我寬闊又厚實的胸膛,我我健壯的身軀,發達的肌肉,磨得素奴她滑膩的肌膚麻酥酥的。

    “喔……天啊……主人……你……怎會……人家……覺得……好奇怪……喔……又難過……”

    “真棒啊!素奴你真是淫蕩呀,動作快點、再快點……”看著素奴胸前一對傲人的巨乳隨著她的動作磨擦上下顫動搖擺著,我的心情不禁也激動了起來。媽媽雙腿修長而豐滿結實,臀部圓滑高翹,纖細的小蠻腰更加的突顯了她那一對挺拔豐滿的巨乳,她的雙乳不僅巨大,而且形狀很好,呈半圓球形狀,我決定一定要盡情的奸淫素奴這個淫蕩的落凡仙女。

    只見素奴拼命的夾緊大腿用肉洞大力的不停磨擦著,原本洗澡前所盤起的一頭秀發也隨著激烈晃動而散開來,飄散著飛瀑般的緞發,扭動她標致成熟的軀體,雙眸微閉,嘴裡發出淫蕩的呻吟。

    “嗯……哦……”

    “好了!該換我來享受了,素奴先用你的那對巨乳讓我的肉棒快活一下吧。”媽媽嬌媚的淫叫聲不停的刺激著我。

    但殷素素似乎有點舍不得的松開了雙腿來跪在我的跟前,先取了清水幫我衝淨了身子後,再用雙手捧著胸前的一對巨乳夾著我的大肉棒搓揉著;我也將上半身往前挪了一下,用著空閑的雙手撫摸著素奴的酥背及摳弄著蜜穴。

    “嗯……嗯……”素奴很仔細的用雪白的巨乳摩擦我粗大的肉棒,我的肉棒有將近八寸的長度,青筋暴怒,龜頭碩大。而且我的大肉棒很長,可以在乳交時用龜頭攻擊女人的下顎,素奴忍不住低頭伸出舌頭舔弄我碩大紫紅的龜頭。

    “哦……果然爽,有對巨乳就是好,素奴你的乳溝很深呀!”

    隨著我用手指在肉洞內來回的挖扣,媽媽發出悶哼聲,因為素奴已經含住我粗大的肉棒吸吮起來。對於殷素素如此的自發動作,我感到相當的高興。

    “嗯……嗯……”整個浴室內回蕩著素奴淫浪誘人的呻吟。

    就在這時我抽出了插在素奴肉洞內的手指,推了素奴一把讓肉棒離開素奴的嘴巴後,便扶著浴池的邊緣站了起來。

    “現在該換我來幫你洗了。”我說著。我將浴乳倒在手掌上,伸出雙手來仔細的從素奴雪白的玉頸開始、酥背、巨乳、小蠻腰、一雙大腿,高翹的圓臀,在這一路上仔仔細細的先幫殷素素洗了一次。接著我將媽媽光滑的酥背塗上一層粉紅色的浴乳,並用雙手緩緩的撫弄,磨擦。但背部當然不是我要攻擊的目標,很快的,我那雙不安份的手已經慢慢的往前滑去,襲向素奴的一對巨乳。而且因為多了浴乳的潤滑效果,在我的手中碩大的雙乳更顯得柔軟滑膩且難以捉摸。

    “你壞……壞死了!一直玩弄……人家的……啊……”在素奴回過頭嗲聲抗議之時,我看見她的俏臉正紅通通的一片。

    “天大的冤枉啊,我是在幫你擦浴乳啊!”我的手指此時已慢慢登上素奴巨乳的最高峰並用手不停的搓揉著乳頭。

    “啊……啊……才怪啦,哪有人……一直揉那邊的啊?……啊……主人你……你欺負人家……”雖說媽媽此時早已全身酥軟無力的嬌喘連連抗議著,但仍是主動的挺起一對豐乳來,任由我的魔手來搓揉著。

    “哦,那好吧!”我將手離開了素奴那對誘人的巨乳後,重新擠了些浴乳在手上,這次是要對素奴的肉洞展開新的攻勢了。我將手掌裡的浴乳均勻的塗抹在素奴那圓潤高翹的臀部以及有著完美曲線的雙腿上,我用手在素奴的圓臀上慢慢的滑動,順延而下的經過大小腿,再不停的反覆來回著。素奴動人身體的每一寸,都是那麼引人遐思,那麼的令我愛不釋手,那麼讓人欲火高漲。

    “噗!”的一聲,在素奴沉醉於我雙手的撫摸之際,我的手已滑進了屬於素奴圓潤臀部中間的那條肉縫。隨著素奴“啊……”的一聲,我的手及伴隨著滑膩的浴乳,經過了素奴的圓臀,直達最誘人的肉洞中。

    “哎呀,素奴是誰幫你塗的浴乳啊?你的肉洞這怎麼會濕成這樣呢!”我故作迷糊的在損著媽媽,但手指卻沒有停下的動作還是不停的殷素素的肉洞中不停滑動挖扣著來挑逗她。

    “哎唷……呀嗯……討厭啦……還不都是主人你……把人家弄成……這樣的啊……啊……”素奴的嬌嫩的身子已經無法克制的隨著我的手掌滑動而開始淫蕩扭腰擺臀起來迎合著了。

    我見素奴又再次的高潮,更加放心的玩弄著。我的手指頭上下左右的胡亂的挖扣著,讓素奴感覺到一種肉棒所無法產生的樂趣。就算我的肉棒再粗再厲害,它終究是直的,到不如手指一般,可以在裡面勾來繞去、曲直如意。

    我用手玩弄一陣後,開始細細尋找在素奴的身上也是傳說中的媚肉。我很有耐心的一點一點的試著,終於,讓我找到了!我發現在肉洞內約兩指節深的上方,有一小塊地方。每次只要我一刺激這裡,素奴的全身就是一陣哆嗦,肉洞也隨之一緊。於是我開始將攻擊火力集中,一次又一次的攻擊著,素奴這一個最最敏感、也是最最隱密的媚肉。

    “討厭啦……主人你……快把手指拔出來嘛……嗯……你挖的人家難受死了……啊……啊……討厭啦……”

    素奴隨著我的手指的每一次攻擊,一陣陣的嘶喊著。身體也漸漸癱軟在浴池邊的地板上,隨著我一次次的手指攻擊,一次次的抽搐著。素奴在經歷了這樣連續的高潮之後,決定要給我一次最特別的服務。素奴用手到了一些浴乳在手上,一手抓住我的粗大肉棒來回的塗抹著。

    當我的肉棒上都是泡沫後,媽媽嗲聲的在我的耳邊說著:“主人,你在人家身上還有一個地方沒洗到啊。”素奴話說完後雙手扶著浴池邊,挺起了圓臀,一雙媚眼,還不時的回過頭來,淫蕩的看著我。

    “咦!剛才不是幫你洗過了嗎?”我看了更糊塗了。

    “是裡面啦!”素奴媚笑著說。

    “喔……”我恍然大悟的喔了一聲。我扶著塗完浴乳之後的肉棒,扶著素奴的高翹的圓臀就將大肉棒從後面插入了素奴的肉洞中,開始瘋狂的抽送起來。

    素奴媚笑著對我說:“嘻!主人你的大肉棒又粗又長的,還是這樣子來抽插人家最剛好……喔……喔……好呀……用力呀。”我的雙手也扶著素奴的小蠻腰不停的往用力前頂。

    “哎唷……啊……咯咯……好棒啊……主人好棒……的……大肉棒……對……就是……這樣……人家我要瘋了……再用力插……進來……啊……好棒啊……對……用力……好舒服啊……奸死我吧……干死我……對……對……干我……干我……來……對……就是……這樣……啊……啊……好舒服啊……天哪……就是這樣……”

    這時候的媽媽也已在我的肉棒抽插下有如了一條淫蕩的母狗,不停的搖頭擺臀迎合著我粗大肉棒的干弄,而素奴她那對美麗的巨乳也隨著倆人的肉體不斷的撞擊,呈現出規則的波浪,那種感覺更加刺激了我的欲念,我突然的加快了抽插的速度,讓我倆的肉體發出更為猛烈的碰撞,令素奴進入了高潮的境界之中!

    “啊……哎唷……啊……我好喜歡……這樣……被主人從……後面……被肉棒干……的……滋味……大肉棒……正……在插……干我……呢……它……奸得…… 我……好爽……啊……就是……這樣……我要瘋了……用力插……進來……啊……好棒啊……好舒服……對……就這樣干死我……來用肉棒奸死我……對……對…… 干我……來……對……就是……這樣……啊……啊……好舒服……”

    此時完全看不出來,平日美若天仙,氣質高貴,凜不可侵的媽媽,在上床時會這麼的淫蕩騷媚並且浪叫連連,這真是男人心目中最佳的床上淫娃。我一連用肉棒插弄了數百下之後,殷素素已是浪叫連連,圓臀亂搖了,兩人所站立之處,也早已被素奴不停流出的淫水弄的濕了一大片了。

    這時殷素素她的圓臀所擺動的速度已越來越慢,我知道她已經要不行了,便伸出雙手到素奴的巨乳上不停的揉捏著,下身的肉棒更是快速的抽插著。

    “哎唷……主人……喔……啊……人家不行了……要泄了……哎唷……我要泄了……喔……喔……喔……”

    “嘿嘿……才這樣就要泄了……但我還久的呢……”我露出得意的笑容後,繼續的挺動著肉棒,在素奴的肉洞中不停的抽插。接著我將素奴抱起來走進浴池,倆人面對面坐著,素奴跨坐在我的大腿上,一邊緊緊抱著我,一邊扭動著屁股,用她淫蕩的小穴一上一下的套著我的大肉棒。

    “嗯……主人的肉棒真粗大……喔……插的淫婦好舒服……”

    由於有水的阻力,我倆的動作不能太激烈,這正好讓素奴有能休息的時間。我雙手捧著素奴高翹的圓臀,不免冷落了素奴身上那一對豐挺的巨乳,看她們隨著素奴的的套弄,不斷的上下擺動著,於是讓素奴的身體微微向後仰,情不自禁的含住那一對巨乳的奶頭來吸吮著。

    素奴那敏感的嬌軀那受得了這樣的刺激,淫蕩的肉洞開始一陣陣的強烈猛力的收縮,夾的我的粗大肉棒好不痛快,素奴還主動地扭動著細腰及晃動著美臀來上下套弄起來。過了一會兒,我忍不住了,我將雙手繞到素奴的背後抱住她高翹的圓臀,將她抬到池邊。而素奴的兩只手臂則撐在池沿上,身體浮在水面,兩腿張開,讓我扶著她的大腿,開始加速抽插著。

    “啊……主人……你真厲害……干的淫婦好爽……主人……你真會干……啊……大肉棒插的人家都……快要崩潰了……爽……啊……真爽……你真要爽死淫婦了……啊……”我像只出閘猛虎般,瘋狂猛烈的抽插,弄的水花四濺。

    “咯咯!淫婦心愛的好主人……你真是太棒了……天啊……插到底了啦……啊……淫婦要爽死了……啊……主人你的……大肉棒……粗大的雞巴……啊……不行了……淫婦要死了……死了……啊……親哥哥要插死我了……再干我……啊……深一點……啊……要泄了啊……啊……泄死了……啊……啊……”

    “啊……”在一聲嬌叫後,素奴雙腳一軟,已全身酥軟的昏迷過去了。

    我看著素奴她天仙般的面容後,在她臉上親了一下後,將肉棒從素奴那緊窄的肉洞中抽出來,並在她耳邊說著:“艷麗的小寶貝,現在就先讓你好好的睡一覺吧,等你醒了,有足夠的體力了,我們再來繼續玩。”

    素奴嘴角含春地輕嗯了一聲,語氣中滿含著無限的滿足與嬌媚昏死在我的懷裡,一頭如雲的秀發因為沾滿了水而粘成一團,披在肩上,有如出水芙蓉一般的動人,細小汗珠和水珠混在一起,使肌膚更顯得晶瑩如玉,真是個睡美人啊!

    我一把將殷素素從水中抱起,並抱著她回到了山洞之中,放在她睡覺的床上,如此的天生尤物,我當然不會只是干個兩次就算了,媽媽這一生都會是我肉棒的奴隸了。

    從此後我和殷素素,母子幾乎日日交媾,夜夜不眠。不是摟住母親將雞巴泡在母穴中,就是兒子的陰莖含在媽媽嘴巴裡。我雖年幼,精力卻十分旺盛,每晚都要做好幾次,殷素素的嘴裡、小穴裡、肛門裡全都被玩過並灌滿精液,她已經由昔日那個冰清玉潔的少女變成一個嬌媚性感得蕩婦。冰火島每寸土地都留下了我們作愛的痕跡。

    半年後,我在夜夜春宵中把從殷素素身體探索學得的殷素素本身以及曾和殷素素有關的武功如武當九陽功、武當長拳、太極拳、天鷹教鷹爪功等等和謝遜所授崆峒七傷拳等煉到了最高境界,武林已鮮有對手,只是無人知曉罷了。同時無數的精液灌入殷素素的體內後,媽媽終於懷孕了。於是我在五歲生日那天鼓動殷素素回中原。

    殷素素對謝遜說:“大哥,我們還是回去吧!我們都無所謂了,無忌現在已經五歲了,還要娶妻生子。如果我們百年之後,只剩無忌一人,孤零零的,他一個人怎麼活下去呀?”

    謝遜深深的嘆了口氣,說道:“是啊!這些年來,我一直都在考慮這問題,我年紀大了,中原仇家太多,是回不去了,還是你們一家三口回去吧!你們跟我來。”說完,便帶著張翠山和殷素素來到另一個山洞,只見裡邊有一個早已扎好的大木筏,謝遜說道:“看見了吧,這幾年來,我精挑細選了島上最好的樹木,扎結成了這個木筏,就是准備等無忌大了,讓你們回去的!”

    張翠山驚訝的說道:“原來大哥早就有了准備!”

    謝遜不禁感嘆道:“是啊!你們現在流落荒島,都是我當年一手造成的,這些年來,你們又是這樣的照顧我,令我感受到了擁有兒子的快樂,我已經十分滿足了。我現在還沒有想出屠龍寶刀的秘密,所以是不能回去的,但是也不能再拖累你們了。”

    殷素素連忙說道:“大哥,看你這說的是什麼話,這些年來,我們三人相如以沫、相互照顧,早已如同一家人了,我們再不是因為您將我們帶來,也不會成為夫妻。你還是和我們回去吧!”

    張翠山也說道:“是呀,大哥,回去後,你就在我們武當落戶,我師父是一個明理的人,我一定會收留你的!”

    謝遜有點不高興地說:“哼!我我怎麼樣也不用我張三豐收留,我自有我的主意!”兩人見謝遜其意已決,也知道無法勉強,便也不多說什麼了。

    第二天,我們就開始就作回中土的准備,准備了乾糧和水,以及其他行船的必要物資。謝遜則是向我傳授了一些上乘的武功心法,以及告訴我一些中土的事情。

    經過一個星期的准備,風向也逐漸轉好,於是決定第二天就走。我和殷素素好好的玩在荒島最後一次。

    我先是把手伸進殷素素的內褲,在殷素素陰戶上摸了起來。只摸了幾下,殷素素的陰道裡就分泌出了一些淫液。

    殷素素哼道:“你壞,你壞!”邊說邊把屁股抬了起來,說著把褲子就褪了下來。

    殷素素起身站在地上,兩手把裙子往上一兜,笑道:“來,好主人,好兒子,給素奴捅捅穴。”

    我笑道:“瞧咱素素,都這樣了。”殷素素一頭扎進我的懷裡,笑道:“哥,來,摸摸素奴的穴。看我的穴裡都出水了。”

    我笑道:“素奴,你也太騷了,就說幾句話,你就不行了?”說著,把手在殷素素的陰戶上摸了起來。

    我用手摸了一會殷素素的穴,只覺殷素素的穴裡淫水不斷地分泌出來,便把中指順勢插進殷素素的陰道裡抽插起來,把另外一只手伸進殷素素的上衣,大力地揉搓起殷素素的兩個大乳房,狂亂的親吻她的乳房、她的櫻唇、她玉潔的大腿,殷素素忍不住地發出痛苦的呻吟,但是,她卻也感到一種莫名的快感!我的舌纏繞著她最敏感的花心,迅速的舔著。

    “啊!……嗯……”

    “快啊!唉……喔……”

    玩了一會,殷素素翻身起來,伸手就解我的腰帶,把我的褲子和褲襪一起褪了下去。殷素素跪趴在草床上,低頭將我的雞巴含在了嘴裡,吮了起來。又弄了一會,我便把褲子和衣服都脫了,光著身子,挺著大雞巴對媽媽道:“素奴,來,轉過來。”

    殷素素聽了,把屁股扭了過去,兩手支著床,把屁股高高地撅了起來。我把殷素素的裙子掀了上去,露出殷素素的大屁股,一手摸著殷素素的屁股,一手扶著自己的陰莖,把陰莖在殷素素的陰道口磨了兩磨,將粗大的雞巴從殷素素的陰道口慢慢地插了進去。

    我邊往裡面插邊笑道:“好滑呀,素奴,今天挺好操哇。”

    殷素素笑道:“哪天不是這麼滑,你操起來都沒費勁。”

    我聽了笑道:“誰說的,你的屁眼可沒這麼滑,哪回都得抹點唾液。”

    殷素素嗔道:“看你,好主人,我說的又不是屁眼,我不說小穴嘛。”

    我把雞巴齊根捅進殷素素的陰道後笑道:“素奴,你今天的穴穴往常的緊呀。”說著,兩手摟著殷素素的小細腰,將一根粗大的雞巴在殷素素的陰道裡抽插起來。

    殷素素扭頭對我道:“哥,慢點操我的穴,我穴裡的淫水太多了,聲太大,別叫隔壁你父親和義父聽見。由於床不是很穩,我也不敢太大幅度地操殷素素,只好每一下都將雞巴抽出只剩下龜頭,再猛地將大雞巴齊根操進殷素素穴裡。

    如此反復,下下都干到殷素素的子宮口,把殷素素操得哼哼唧唧地低聲道:“哎喲,主人,使勁操妹妹,你的大雞巴好硬啊,把妹妹操得好舒服,操吧,主人,妹妹把穴給你了。”

    我也邊抽插邊氣喘道:“素奴,你今天的穴怎麼夾的兒子的雞巴這麼緊,兒子好爽啊。”

    殷素素低聲哼唧道:“那是小妹覺得太刺激了,穴才這麼緊,你就使勁操吧,哥。”

    我操了殷素素一會,殷素素低聲對我道:“哥,再使點勁,操得再深一點。”

    我笑道:“娘,我怕我的雞巴捅到你的子宮裡去。”

    殷素素邊被我操得一聳一聳的邊笑道:“哥,你的大雞巴那麼長,哪回操素奴不操到素奴的子宮裡去。”

    我又操了一會,抽出陰莖,坐在床上,只見我的陰莖上濕漉漉的全是殷素素分泌的淫液。

    我對殷素素笑道:“來,素奴,過來坐在主人的腿上,別總是兒子操你,你自己也活動活動。”

    殷素素笑著直起腰,挽起裙子,跨坐在我的大腿上,我扶著雞巴對准殷素素的陰道,殷素素慢慢地坐了下去,將我的大雞巴吞進穴裡面,放下裙子,兩手摟著我的脖子,把屁股一上一下聳動起來。我則兩只手伸進殷素素的上衣,摸著殷素素的兩個乳房,揉搓起來。殷素素微閉著雙眼,美麗的臉上泛著潮紅,把屁股上下使勁地晃動著。

    我笑問殷素素:“素素,舒服嗎?”

    殷素素輕聲哼道:“舒服,每次哥操我的小嫩穴,妹妹我都舒服。”說著話,殷素素正往下一坐,我猛地一挺屁股,粗大的陰莖撲哧一聲,死死地插進殷素素的陰道。

    殷素素哎喲一聲,低聲笑道:“哥,你壞死了。”說著,更加使勁地上下晃動起來。我依然用盡全力的努力抽插著。

    我已經放下殷素素,轉進至背後攻擊她那已飽受摧殘、早已通紅的嫩穴,並用手指沾了些穴裡所流出來的淫水,然後將手指插入殷素素的屁眼裡,並且摳摸起來!

    殷素素一邊上下晃動著,一邊對我笑道:“哥,你又對妹妹的屁眼感興趣了。”我在殷素素的後面,見殷素素雪白滾圓的大屁股對著自己,便兩手把殷素素的小細腰一抱,低頭伸出舌頭在殷素素的穴上舔了起來。

    我舔了一會,抬頭笑道:“真堿,真堿,素奴,你的淫水也出來得太多了。”

    殷素素扭頭對我笑道:“哥,你就好好舔我的穴吧,等一會我讓你使勁操我的小騷穴。”

    我笑道:“素奴的膽子也太大了,現在可真騷呀!”

    殷素素笑道:“那是因為操穴很刺激、很好玩呀!”

    我笑道:“素奴說的對,操穴刺激又過癮。來,素奴,給哥吃吃雞巴。”

    殷素素聽了,笑著轉過身去,將我的雞巴含進嘴裡,上下吮動起來。又弄了一會,我將大雞巴捅在殷素素的屁眼上,對殷素素笑道:“素奴,你使點勁,把屁眼張開點。”

    殷素素聽了,便把兩腿分得更開。殷素素微哼一聲,屁眼微微張開,我便將大雞巴左轉右轉,慢慢地插進殷素素的屁眼裡面。

    殷素素嘴裡哼唧道:“哎喲,哥,輕點,我的屁眼要漲開了。”

    我可不管殷素素哼唧,繼續將大雞巴往殷素素的屁眼裡捅,邊捅邊問我:“哥,怎麼樣,感覺到了嗎?”

    我笑道:“感覺到了,進來不少了。”我笑道:“我把這整根雞巴全捅進素奴的屁眼裡去。”

    殷素素哼道:“別別,哥,別捅那麼多,我現在屁眼緊死了,別再捅了。”說著,又上下地晃動,將我的陰莖吞吞吐吐起來。

    我卻把大雞巴在殷素素的屁眼裡來回抽插起來。兩下一使勁,殷素素就興奮起來,嘴裡的呻吟聲也大了起來:“哎喲,啊,我的小嫩穴,我的小屁眼,舒服死了。”

    我這時把大雞巴一使勁,整根大雞巴全部插進殷素素的屁眼裡面,殷素素嗷了一聲,哼道:“哥,你想把我捅死呀!”

    殷素素被我操得大聲浪叫起來:“哥,我舒服死了,你的大雞巴真粗啊,太好了,我太舒服了。”殷素素在這樣的干之下,很快地就喪失了理智,而變成了一頭母淫獸,主動地前後挺動,讓肉棒在穴裡可以產生更大的快感。

    我把陰莖在殷素素的陰道裡使勁地抽插著。殷素素被我操得穴裡流出大量的淫水,使我快速的抽插發出咕唧咕唧的聲音。我氣喘地問殷素素:“素奴,你說哥的雞巴怎麼樣?”

    殷素素哼道:“哥的雞巴真硬,把我的穴操的火熱火熱的。哥,你就使勁地干吧,把你的雞巴再插到我的屁眼裡吧,干死你我的騷穴,我的屁眼好癢呀。”

    我笑道:“別急,素奴,哥給你大雞巴。”我並沒有讓她等太久,說著把陰莖從殷素素的小穴拔出來,就勢一捅,插進殷素素的屁眼裡。

    殷素素哎喲一聲道:“哥,你的大雞巴把我的屁眼撐裂了。”

    她很快地就感受到肉棒在兩個洞內交互進出的快感,她自己將身體前後擺動,並且閉上眼睛享受著這種令人瘋狂的快感:“嗯……嗯……嗯……”

    “啊……真棒……我不知道……前……後……同……時被人家……玩……會這樣……的棒……啊……啊……好爽啊……”

    我緊緊地抱著殷素素的小腰,使殷素素不能動,在下面向上挺著雞巴,使勁地在殷素素的屁眼裡面抽插邊道:“好妹妹,你的小屁眼怎麼這麼緊,把我的雞巴夾的真舒服,我要使勁地在你的屁眼裡操。”

    殷素素呻吟道:“哥,你就使勁操吧,我的屁眼讓你隨便干,哎喲,舒服死了。”殷素素邊呻吟邊氣喘道:“你使勁操我吧,我把我的小嫩穴和小屁眼讓你操是我一生最幸福的事,使勁操,使勁捅吧。哎喲,太過癮了。”

    我摟著殷素素的小腰將陰莖在殷素素的陰道和屁眼裡發瘋似的操了起來。把殷素素操得一聳一聳地低聲嗷嗷地叫著:“哎喲,操死我了,操死我了,哎喲,我的屁眼裡好癢,好麻,啊,哦,我也要泄精了,我升天了。”

    殷素素已經第三次高潮了,整個人抖動不已,整個人根本就是陷入了半昏迷的狀態,而全然地任憑我干她。

    我不顧一切地在殷素素的屁眼裡抽送著陰莖,氣喘地笑道:“好素奴,你的屁眼要泄精嗎?哎喲,不好,射精了。”說著,只見我渾身一抖,死命地將陰莖在殷素素的屁眼裡抽送,邊抽送嘴裡邊哎呀哎呀地哼著。殷素素只覺屁眼裡我的雞巴一硬,一股一股的熱流射進自己的屁眼深處。

    殷素素被我的一陣發瘋似的抽送,操得也覺高潮來臨了,嗷嗷地叫了起來:“我,我,我也不行了,我就要高潮了,哦哦,來了,來了。啊,完了。”說著,把屁股向後沒命地頂了起來,邊頂邊穴口一開,陰精狂泄而出。

    我在下面正不緊不慢地用陰莖一下一下地向上頂著殷素素的穴,見殷素素向後頂了兩下,就覺得殷素素的穴裡一緊,接著又一松,一股熱流噴了出來,燙得龜頭好不舒服。

    殷素素一下就趴在床上,急速的氣喘起來。我也氣喘著俯下身,把手從殷素素的胳肢窩下伸到前面,一手一個,握住殷素素的兩個乳房,捏著殷素素的兩個乳頭,已經射完精的陰莖還插在殷素素的屁眼裡面,不時地還抽送兩下。

    我用手拍著殷素素的兩個小屁股蛋子,笑道:“好素奴,怎麼樣?舒服嗎?”

    殷素素氣喘著哼道:“真舒服呀,我好過癮吶。我能被你操,我死了也不冤了。”

    我這時將陰莖從殷素素的屁眼裡拔了出去,喘道:“唉,素奴的屁眼真絕了,真過癮。”我一拔出雞巴,只見從殷素素的屁眼裡流出白白的精液,順著會陰流到我和殷素素交合的陰部。

    殷素素笑著坐起來,叫道:“哎呀,哥就是壞,你看精液流的,把我的裙子都弄髒了。”說著,從我的身上站起來,把裙子往上卷起來。

    我笑道:“你說我,你看看你自己,穴裡的淫水都淌到大腿上了。”

    殷素素瞟了我一眼,嗔道:“那還不是讓你給操的。”

    我站起來,對殷素素笑道:“來,素奴。”說著,抱起殷素素,把殷素素放在石桌上,一手挽起殷素素的一條大腿,夾在腰間,大雞巴正好頂在殷素素的小嫩穴上。

    殷素素把看著我的大雞巴,輕聲道:“哥,快把大雞巴操進妹妹的小嫩穴裡。”我笑著往前一挺雞巴,大雞巴便緩緩插進殷素素那濕淋淋的陰道。由於我的陰莖粗大,把殷素素的兩片大陰唇都帶著翻了進去。

    殷素素見了笑道:“哥的雞巴怎麼這麼粗壯?”

    我笑道:“還不是剛才被你的淫水燙的。”說著將陰莖又抽出只剩下龜頭在殷素素的陰道裡,對殷素素道:“好素奴,舒服嗎?”

    殷素素輕哼道:“舒服,每次哥操我都很舒服。”說著話,我猛地一挺屁股,粗大的陰莖“撲哧”一聲就齊根死死地插進媽媽殷素素的陰道,殷素素輕哼一聲。我就前後抽動起陰莖,操起殷素素的小穴來。由於殷素素陰道裡分泌的淫水太多,我一抽動陰莖,便發出嘰咕嘰咕的聲音。

    殷素素哼道:“哥,這操穴聲這麼大,會不會吵醒隔壁?”

我笑道:"不用担心,听不见的。 "
殷素素哼道:"主人,你的鸡巴真粗真硬,把素奴的穴捣得火热火热的,舒服极了。
两人边说着淫语边操着穴,由于我是站着,加上殷素素的穴向外凸出,和阴道摩擦的很厉害,我的鸡巴下下都齐根捅在拉殷素素的阴道深处。 所以操了一会,我就觉得鸡巴越来越粗,快感也越来越强,知道快要射精了。 再看殷素素也不再说话,只是呼呼喘气,微微哼哼,自己去的鸡巴被殷素素的夹的更紧了。
殷素素被我这一顿狠操,阴道里火热火热的,又流了一滩,再一次到了快感的边缘。 着操着,只觉殷素素的阴道一紧一热,殷素素也忽地直起了上身,用两个胳膊支着小桌,把屁股很有节奏地向前乱耸,眼睛盯着我和自己交合的,看着我的在自己的阴道里使劲地,嘴里轻声嗷嗷着,气喘着道:主人,素奴又要泄精了,哎哟,快活死了。 "说着,雪白滚圆的屁股又使劲向前耸了几下,两手使劲地抓着我的胳膊。
我感觉殷素素的阴道猛地夹住了自己的,接着一热,殷素素的一股一股地从阴道深处涌了出来。 我的鸡巴被殷素素的一激,又粗大不少,也觉得一阵快感来临,两手抱着殷素素的小屁股,用鸡巴对着殷素素的穴没命地使劲起来。 殷素素在快感中又哼哼了两声。
着操着,再也坚持不住拉,一阵快感从全身向汇集,不停地在殷素素的阴道中一股一股的也射向殷素素的阴道深处。 一时间山洞里春光无限,我和殷素素紧紧地搂在一起,喘着粗气。
我抽出,将插入了殷素素的嘴里,继续地带领着她迈向高潮! 然后我继续干她的。 然后我就用殷素素的乳房夹住自己的,然后将放射在她的脸上嘴里!
殷素素满足地躺在地上,脸上都是刚刚射出的,消耗了太多的体力,她的眼睛都没有办法张开了。 我把屁股往后一耸,软绵绵的从殷素素的阴道里退了出来。 殷素素的阴道里立时流出白汤汤的,殷素素起身拿布擦的时候,就流到了大腿上。
收拾完之后,我们各自光着身子,坐在床上,边喘着气边看着对方微笑着,不约而同地道:"真过瘾! "想到这里,我们不顾疲倦,又大战了几个回合,直到天快亮时,才整理好衣服睡觉。

Advertisement